辽河网站:http://lihe.qikan.com

辽河2017年第7期  文章正文

涧河北孝

字体:


  1

  一刀砍开了李金贵的后脑壳,二爷彭泽明就尿了裤子。

  这当然是因为二爷彭泽明的胆子很小,而另外的原因是二爷很困惑。二爷不明白,李金贵干干瘦瘦的,就像一只猴子一样,他哪来的这么多鲜血可流呢?

  那一瞬间,红殷殷的鲜血,伙同白花花的脑浆,争先恐后地飞窜出了李金贵的脑袋,有那么几滴,还结结实实地溅在了二爷彭泽明的眉梢和嘴角。一种腥膻的气息,织成了一张黏稠的网,果断地将二爷笼罩其中。

  二爷手中的菜刀就掉了下来。在落到地面之前的瞬间,刀背还顺便狠狠地砸了一下他右脚顶出鞋尖的大脚趾。

  二爷彭泽明弯下腰来,翻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辽河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